否认

第二章

  早上微凉的风透过窗子吹入了屋内给荆囚带来了一丝冷感,荆囚缩了缩睁开了眼睛,一双蓝色的眼睛放大的出现在荆囚的眼前,蓝色的宛如天空一样空灵的眼眸中,就像是一无所有一样让人无法捉摸

  “有这么盯着自己的室友看的吗?”南唐开口问了问荆囚

  “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看着你”荆囚继续盯着眼前的蓝色瞳孔

  “你知道我现在想给你一个特别厉害的外号”南唐的眼睛里突然露出来了些许戏谑“小老虎”

  “我说了我睡相不好还乱咬”荆囚淡淡地看了看南唐肩上的牙印

  “得个好地你就咬啊”南唐咬了咬牙说道

  “嗯,有问题吗?”荆囚做起来偏头看了看这个男人

  “有,作为补偿今天中午请我吃饭吧!”南唐站起来转过身看着我笑盈盈的说

  “又不是我让你陪我睡的”我盯着南唐身上一个个的牙印,古朴的灰色短裤能遮住的地方十分有限,甚至腰上和小腿上还有一个牙印“我牙长得真齐”

  “靠”南唐气不过就转身从自己的柜子里拿了一件衣服放在床上,到盥洗室去洗漱了

  “没办法”荆囚不知向谁抱怨了一句,然后快速的穿上了内裤,并且穿上了衣服和裤子,准备了一个宽松的灰色运动短裤,然后找出美瞳,拿出梳子准备一天的行程了,没多久南唐从盥洗室里出来了,开始翻衣服,我就去盥洗室里开始打理自己了,稍稍洗了一下头发,刷牙洗脸,把头发擦干,然后走出了盥洗室,把美瞳带上,最后我拉开柜子的第二层,拿出了一个紫色的发带将头发绑了起来

  “你是内种发带的吗?”南唐看着我地发带默默地开了开口

  “我的发带颜色还挺多的”荆囚说了一句回身看了看南唐那一头栗色的头发已经被一截起司色的发束成了一捆,大多数的头发都零零散散的分散在周围,但是那一束也给面前的男生增色不少,他穿了一件简单的黑白T恤

 “去买床单吧,我还想买个抱枕”荆囚戴上眼镜,站了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个包

 “嗯,走吧走吧”南唐转身过来对荆囚露出了一个笑容,因为起得早此时太阳才刚刚越过地平线,刚刚好太阳照到他的脸上,他就好像太阳一般散发着光芒

 他们很快找到一个大型的购物商场,购物商场里不是很热闹,但也不是冷清,很快我们久到了地下一层,床单什么的很快就吗买好了,本来今天也是上午没事,只要在下午两点之前回去吗,于是便在商场里逛了起来,上下几层连着几层用不了几个小时全都逛得差不多了,出去之前我们从顶层用从上往下慢慢的看了看

 “小老虎,快过来”南唐把我叫了过去

 “怎么了”荆囚疑惑的看着南唐慢慢的走了过去

 “快来吧,小老虎”南唐匆忙的叫着“咱们去吃内个吧”

说着南唐走到了一个火锅店前面,那家店也奇怪,虽然人不是很多,但是陆陆续续总是有几个人走进去,但是这家火锅店最奇的地方,在于招牌的地方是一片空白,周围几家店都不是非常辣的菜,但是空气中却弥漫着火锅底料的味道,各种香辛料在碰撞的味道,但是在此之上,那种非常厚重的味道又牵制着各种味道,最后芝麻的味道如同江南雨一样,轻轻缓缓,慢慢不急的伴着空气中各种味道的碰撞,还没有进门就像是眼前展开了一幅巨大的山海经一样,纷乱之中混合着柔和

“老板还有俩人的地方吗”南唐进去之后问了问老板娘,老板娘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厉害的人,仅仅是站在那就给人一种压迫感,眼角有一颗红痣以一身红色的旗袍站在那里,红色的旗袍上绣着一只巨大的凤凰

“有啊,情侣座客官坐吗?”老板娘假寐的双眼睁开看了看我们

“成啊”南唐答应了下来然后回头拉上荆囚走了进去

“两位”老板娘朝里喊了一句,笑了笑

“两位看这块吧”一个白净的侍者把俩人领到了一个靠窗的双人桌上,说是情侣座位,但也只是装饰有些许华丽而已

“先生点菜吗?”一个包子头的旗袍少女走了过来,应该是他为这一桌负责

“把菜单拿过来看看吧”南唐露出了他自己招牌式的笑容

“好的,小西这就把菜单拿过来”说着面前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取来了一份菜单,这份菜单设计的也很恶趣味,厚厚的封皮,显得很有古典风格,厚重的感觉一半在皮上了

“来个鸳鸯锅吧”南唐兴趣感浓厚的看着菜单,“肥牛,羔羊肉,各来20份吧,剩下的你来看看吧”

“嗯”荆囚回了一句,接过了菜单“我去”然后把菜单砸在了桌子上

“蔬菜拼牌两份,一份面”荆囚下意识的扶了扶眼镜,“一份虾滑”

“你还要点一些什么吗?”荆囚将菜单滑了过去

“我都成了”南唐想了想,“你真的点一些蔬菜就够了吗”

“我吃不了太多”荆囚看没什么事了,就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好的,小西知道了”小姑娘收到了之后蹦蹦跳跳的走去了后厨,估计很快就能回来了

与其等着,我们也开始了没有营养的话题,之前在哪上学啊,爱好啊,什么的无聊的话题,应付应付也过去了,不过因为是未来3年的室友,说是应付也有着几分真实吧,没几分钟小姑娘先是把锅底端了上来,然后又在准备蔬菜拼盘和肉类了

“诶呀呀,这是谁啊”面前走来了一位金色长毛的帅哥,牵着一位优雅的女性缓缓地走了过来,“这个不洁的狗怎么在这呢?”

面前的南唐听到了这个声音先是一愣然后脸色飞快的暗了下去,双手不安的放在桌子上,感觉就像是不安的狗狗一样

“先生,这张桌子已经有人了”侍者不安的看着眼前的金发男子“内边包厢里我看好像有人快走了不如您去内边呢?”

“这不是我家内个私生子吗?”金毛含笑的看着窘迫的南唐“你怎么还有闲心出现在我的眼前呢?”

“先生注意言辞”荆囚看不下去了,抬了抬眼看着金毛,这个金毛长得还可以,红色的眼睛大概是美瞳吧,金色及腰的长发端庄的散在背后,肌肤平滑而白暂,五指修长,现在他修长的五指正杵在桌子上,意图压迫面前的南唐

“诶呀没见过的面孔啊”金毛突然转头看了看荆囚“敢问令尊贵姓”

“孤儿”荆囚下意识的对上了金毛的眼睛,锐利的目光闪烁着

“那你说个p啊”金毛笑盈盈的面孔突然扭曲了“狗就是狗,两只野狗在一起玩也挺正常的”

“先生注意言辞,公共场合”荆囚稍稍有一点生气

“荆囚别惹他了,他是我名义上的哥哥南离”南唐突然拉住我的手,意图让我不要回嘴

“能源企业南家啊,南家大少南离”荆囚隐隐约约有点生气“我说即使您有机会继承你父亲的产业您最好也别这么心高气傲,以免最后摔死”

“诶呀呀,野狗也可以乱吠了吗?”金毛突然转过来笑盈盈的看着我的脸

“来啊,把这个野狗给我打死”南离盯着荆囚一边说一边招来一堆保镖

“世风日下啊,约瑟芬,叶卡捷琳娜,解决一下”荆囚话音刚落,从阴影里冲出两位女性,一位白发,一位红发“毕竟是光天化日之下,别整死了”

“是,主”说着他们走向眼前的一堆保镖之中

“南唐把手机借我用用,刚才没带出来”荆囚突然对南唐笑了笑表示安慰“没事的,既然你是我的室友这么有缘,那我会罩着你的”

“嗯”说着南唐掏出手机,然后解锁递给了荆囚“我只是害怕你受牵连,我倒是习惯了”

“哼,南家大少太个性了,得整治一下了”说着荆囚拨出了一个号码

“您好南先生啊,我建议您赶快抽20分钟过来收拾一下您的好儿子”荆囚笑了笑“要不然我可不保证我能对您的儿子做出什么,毕竟我真的很生气”

说着荆囚挂掉了电话,然后荆囚就在那里坐着,不一会约瑟芬就驾着南离到我面前了

“野狗你别让我爸知道,不然我一定要让你碎尸万段”南离愤怒的看着我

“呀,还能对主出言不逊啊”说着约瑟芬扬起手扇了他一个耳光

荆囚笑了笑,一句话都没说,打斗开始之前,餐厅里就跑空了,这一会老板娘已经往这边走了

“女士您好,一会会有人为您的损失赔偿的”叶卡捷琳娜拦住了老板娘并解释道

“成吧”说着老板娘坐在那里然后让侍者上了一壶茶

“南唐咱们开始吃吧”荆囚坐在那

“您好,帮我们接着上菜吧”南唐愣了愣然后喊了一句

使者们陆陆续续回过神来,开始上菜了

“这个肥牛不错哦”南唐一边咽着嘴里的一边称赞这这个火锅

“老娘这火锅还没人说过不成呢”老板娘自夸着自己的火锅

“吃你的吧”荆囚看了看南唐夹了一块生菜放在南唐的碗里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的男人进入了大厅,尽管已经进入中年但是眼神中还是透露出了一种锐利,蓝色的眼睛中透露出了一股子自信

“畜生,你看你做了什么事”男人走到南唐面前对着南唐大吼

“荆先生,这个畜生如果做了什么让您难堪的事情,请务必原谅他,毕竟他只是个畜生,我相信我会给您一个好的解释的”面前的先生先是冲着南唐大吼了一句然后拉着南唐要离开,“我的儿子啊,离儿啊,你怎么跪在这啊,是不是这个畜生把你打的”

“南先生,你恐怕是在自找灭亡”荆囚撑着头,露出了一种轻蔑的神情

“怎么会呢?”南先生露出了一种尴尬的表情“一定是这个畜生犯了什么事,然后甩给我可爱的儿子”

“叶卡捷琳娜,你来说说发生了什么”荆囚露出了一种玩味的表情,南唐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锅里的肉中,加紧了筷子又多吃了几块肉,又多塞了一个烧饼

-----------------------------------------------------------------------------

大概是一个黑道孤儿少主受x忠犬天然攻的一个套路有校园暴力,血腥?暂时无肉?


否认(荆棘中的天堂鸟)

第一章
意义在于不断给自己增加锁链,最后成为一个完美的人————题记
  一个会说话的人总不是让人讨厌的,反而让人讨厌的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吧,人们大多如此认为
  这是荆囚是最能懂得这句话的了,硬要说的话,只是胜过宝钗的世故,了了十余年里,他最是懂得这道理的人了吧,只要孔融让了梨就可以得到夸赞,不仅是夸赞还得了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只要隐忍一下自己就是“听话的孩子了”,顺水而行舟如此轻松的事情何必逆水行舟
  荆囚其实也是算一个略显出众的相貌,不算太长的头发刚刚垂下来,如果把他拍在墙上肯定是他比墙白,近乎于病态的肤色中透露不出一点点血色,略微宽大的校服让他近乎显得微胖,混血让他有了一双绿色的眼睛,这在东方人的相貌中已经是提分项了,只不过他还是带上了美瞳和平光镜,深深的藏起了姣好的面容
  荆囚是内种比较瘦弱的人,同样他是个gay,如果说混血什么的已经被他藏得很深了,那么这个秘密估计就像是他三楼右手边尽头的那个门里头藏着的秘密,几乎完全不可接触的秘密,学习倒是还可以,所以它可以考上这个还不错的学院---血蔷薇学院
  这个学校是这个国家里唯一一个私立的重点学院,从这里出来的学生不是社会名流就是举世闻名的科学家,学者,工程师,设计师,但进来又有很高的要求,要不然你是通过学习可以让学校吸纳进来的学霸,要不然你就是家里富可敌国的贾人之子,或者是举足轻重的政客之后,最次家长也是闻名于世的艺术家,这座占地面积21万平方米的学校里,无非是彼此的撞击与融合而已
  面前恢弘的大门让荆囚不得不驻足观看了一下,与正常学习甚至是教堂都不同,血蔷薇学院的大门口伫立着一个巨大的雕塑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周围一个环在最下面有一行雕文,“welcome to paradise”在巨大的雕像之下的基座上刻着一个小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做工精致的十字架并不多见,但也绝非罕见,荆囚看了看便走过去了,背面整个雕像被画上了黑色的纹理,最上面倒写了一句铭文,由于是倒写的荆囚并没有太注意就走过去了,如果有人仔细地看一看一定可以知道那句话是“welcome to the end of hell”
  荆囚是哪10个因为成绩而特招进来的学生,他知道的时候就被告知他是第一一名了,不过索性还可以免费来到这座学校学习,这对于荆囚来说已经十分不易了,对于一个孤儿来说,最佳方法一定是最佳存活方法。
  工读生最重要的一环,住在宿舍,作为一个私立学校,每个房间都是很大的,一个浴室一个卫生间,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独立厨房,浴室里有一个浴缸,旁边是一个洗手池,进入房间里面是个床,一个床头柜,房间的尽头是一套桌椅,一台电脑,窗户微微打开了一个小口,床头上面,衣柜镶嵌在墙里,打开以后一股烤螨虫的味道,洗完了以后好好晒过了吧,非常幸福的味道,打开衣柜一套被褥整整齐齐的码在里面,纯白的被褥让人不知道他曾经是否经历过许多学生青春的躁动,荆囚也不知道,所以荆囚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被罩,床单等等拿出来,然后继续把自己的东西放到应该在的地方,tt和ky放在床头柜最里面,外面放个小盒子里面放发带,美瞳盒放在第二层,书本文具放在书桌上,把空箱子放到床底下,小白鞋放在床下,衣柜三个小抽屉,一个放内裤,荆囚的内裤,样式倒是都还算正常,就是这个颜色,也是两个色系了,从白到黑,从粉到紫,袜子倒还都算正常几乎都是白色的,偶然有几个灰色的,就是没有黑色的
  再下一层是一些需要常常放在柜子里的小东西,比如指甲刀,刮毛刀,湿纸巾,纸巾盒,等等一些小东西
  之后荆囚开始整理衣服,虽然说血蔷薇学院一周只有一天需要穿校服,但是荆囚仍然没有特别多自己的衣服,不得不说,无论是夏装还是秋冬装,荆囚的衣柜里最多的永远是帽衫,白帽衫居多,藏青色紧随其后,不过也不对,因为总共里面也只有几件衣服而已,相对花哨的内裤而言,衣服的色调显得平淡又空无
  收拾好的荆囚锁上了门,反正室友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也拿到房门钥匙了吧,说着荆囚摘下了美瞳,露出了绿色的眼睛,绿色的眼睛在阴影中露出了荧光绿色的光彩,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睡了过去
  时间缓缓地流逝去,慢慢的日暮斜阳,一个栗色的头出现在了窗户口,一个蓝眼睛的栗色的头,但是荆囚并没有因此而醒过来
  门口的栗子头尝试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打扫房间的时候,荆囚打开了窗户,风起了,带来了北国从未有过的那种微润如雨的感觉,栗子头进入了房间,转头正好看到了正要醒了的荆囚
  “妈妈,我恋爱了”栗子头看到了荆囚心里想到“好漂亮啊,他真的是男生吗?”
  “欸,你是我的室友吗?”荆囚揉了揉眼睛,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微微睁开了绿色的眼睛,荆囚转头看了看天色,出于礼貌他不冷不热的开口说了呀一句“下午好,我叫荆囚”
  “我是南唐”面前的栗子头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室友说是栗子头,其实只是栗子色而已,整个头都炸起来的毛,乍呼呼的毛里又留出了一根长长的尾巴,就像彗星一样,栗色的头发之下,一双蓝色的眼睛透露出着自信
  “第一次听见有人拿朝代命名的”荆囚睁了睁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不要在意这么多啦”南唐说着坐在了她的床上,箱子也随之拉了过去,荆囚看着南唐的身材内心评估了一下,185左右吧,这腿真长,我能舔一年,不算胖啊,起码穿着衣服不是很胖,看起来可能还有点腹肌
  “盯着我干嘛?来搭把手吧”南唐说着打开了箱子
  “嗯,让我先把美瞳戴上,我可不想过的鸡犬不宁的生活”说着荆囚拿着平光镜和美瞳走进了浴室,很快荆囚就出来了,变回了内个长相平平的东方人
  “诶,为什么啊,明明那么好看啊”南唐看着荆囚突然露出来了一点点委屈的表情,有点像是以前楼下那只金毛,主人不给吃骨头的模样一样
  “没有为什么,你不快点啊”荆囚淡漠的看了看“你准备床单什么的了吗?”
  “没啊,学校不是给发吗?”南唐转过头来疑问的看着我
  “我有一点点小洁癖,接受不了一些东西,比如之前万一有学生,做点我不忍描述的事情,我还是无法接受的”荆囚突然仇视的盯着桌子上的床单“而且如果是新床单普遍比较硬,不喜欢”
  “诶,哪可么办啊,我不想用内个,可是这么晚了,再出去回来门卫都不让进了”南唐着急的看着我
  “将就一下吧,明天再出去买”荆囚看着面前的大金毛,叹了口气用无可奈何的语气陈述了这个事实
  “我要不找你蹭一晚?”南唐仔细地想了想问了问我
  “不成,我睡相不好而且半夜乱踹,什么东西在嘴边就咬”荆囚看着他,淡定的否定了这个话题“最主要的是我有裸睡的习惯,不穿内裤的内种”
  “没事没事,都是男人,我不嫌弃的”面前的大金毛突然凑到我身边说道
  “那你第二天别找我”荆囚叹了口气
  “好啊”南唐笑了笑“不过咱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一种选择去看看食堂有没有什么猪食”荆囚想了想“或者还可以让咱们随便找点什么素材做点东西吃”
  “这个食堂我一辈子都不会去了,妈的是猪屎吗?”外面一个人大喊道
  “宿舍吧”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然后又同时笑了出来
  荆囚想了想打开了冰箱,私立真的是有钱啊,冰箱随时都有一点食材,调料从来都是满的
  “来做火锅吧”突然南唐从后面包了过来,南唐拿出了冰箱里的羊肉片和生菜,还有鱼豆腐和菠菜“你会懈芝麻酱吗?”
  “给我吧”荆囚心累的挖出了了一块芝麻酱,然后慢慢的倒入了温水中,开始搅拌
  通力合作之下,没过多久俩人就准备开吃了
  两个小伙子很快就把一桌子的食物都吃掉了,太阳慢慢的向西边沉了下去,月亮露出了一个小边,老师挨个宿舍确认今天来了多少人,因为本身对学生时间上的把控也不是很严格,附近两天报告就好了,开学前到齐就没问题
  班主任姓葛,葛迷
  “南唐?荆囚”葛迷问了问我们俩“没错吧”
  “嗯,是我们”南唐开口道
  “成吧,你们一个个早点休息吧”葛迷见我们没什么问题就转身出去了
  “睡觉吧”荆囚转身和他说
于是荆囚脱下衣服,摘下了美瞳,转身爬上了床
  “嗯”说着南唐也开始脱衣服,荆囚就趴在床的一个角上,看着南唐脱衣服
  “你怎么看着我脱衣服啊”南唐抬头看了看我,南唐果然是内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8块腹肌还挺整齐,但是没有内种痞气,让人看上去就觉得是正人君子
  “我是变态啊,看自己的室友的脱衣舞表演”荆囚淡漠的吐槽了一句,并且脱下了内裤,钻进了被窝里
  “老哥让个地”说着南唐也钻了进来
  “你怎么这么占地啊”荆囚抱怨了一句
  “抱歉了,看在我这么帅的份上忍一忍吧”南唐笑了笑不要脸的说道
  “成吧”荆囚无力的补了一句
  “晚安啊室友,未来的三年,请你多多指教”南唐对荆囚说道
蓝色的眼睛里,透露出了真诚和友善,宛如浩瀚大海一般深不见底
  “晚安室友,未来的三年也请多多指教了”荆囚回答道
如果荆囚能看到此时自己的眼睛那他一定可以看到宛如呼伦贝尔大草原一般的一双眼睛,孤冷,清澈,但是无比的美

——————————————————————
希望有人看吧
可能是中篇,不定向
如果有人看求评论
为什么吃火锅因为写的时候想吃了?